第一个想起你

    满街的车水马龙声,窗外是大片绿化,在清晨柔和的光线下明亮青翠。
    时姝侧过脑袋,目光乱扫着,兴味索然。
    一路静谧,车辆稳稳前行。
    她们随意地停在了一家升腾着热气的早餐店前,点了碗粥和云吞,坐在店内吃。
    时姝瞄一眼对面的人,舔舔唇,还是没说话。
    季理清问:“还想吃什么?”
    终于打破了这份沉寂,时姝松了口气,说道:“不用了。”
    季理清嘴角扬了个很小的弧度:“我以为你是不好意思说。”
    时姝倒了杯温水,递过去,然后也给自己倒上一杯,润了润喉咙才接话:“一次性我也吃不完呀。”
    “谢谢。”季理清接过对方递来的水,眯着眼笑,“吃不完我可以接着吃。”
    隔着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看不清对方的神色,水波浪荡,将全世界都模糊化。时姝放下杯子,才瞧见对面那人的神色竟有两分欣慰。
    时姝面不改色,心里却道,一副孩子长大了的表情干嘛,少占我便宜。
    她说:“干嘛呀,我吃剩半个包子你也接着吃吗?”都是口水,她自己都恶心。
    季理清还是笑:“好啊,我不嫌弃。”
    时姝有些无语:“你不嫌弃我嫌弃。”
    季理清的笑变得意味深长,出现在她的脸上竟还是有些温温柔柔怪亲和的,但时姝知道对方是坏心眼地想到了什么。
    果然,季理清说:“我们,不是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吗?”
    字咬得很轻,句尾的语调微微上扬,勾人痒痒似的。
    缠绵缱绻的回忆涌入脑海,时姝咳了一声,又挠挠手背,不太自在。这些回忆有昨天晚上,有前几天晚上,有好些天晚上。
    有在浴室,在车上,在床上。
    有手指的触感,温温烫烫地摸向腿心,伸进更深处,自己随之颤栗。
    走马观花一样,忽然提醒了她,她们原来已经做过了好多次。
    但这些回忆里,没有接吻。
    安抚的吻、动情的吻、亲昵的吻,全部落在脖子以下的身体,连嘴角也不曾擦蹭过。
    时姝眼神恢复清亮,又喝了一口水,若无其事地看了眼对方的唇。
    女人这趟门出得随意,并未打扮,双唇透出的是自然的血色,素着的一张脸仍然精致,连唇线都是漂亮的。
    这时刚好店员端着盘子上前:“来——皮蛋瘦肉粥和鲜肉云吞,小心烫。”
    两人同时收起心思,微笑着对店员道谢。
    两碗热气腾腾的早餐卖相不错,让人颇有食欲,时姝很上道地先给季理清夹了一个云吞。
    时姝哼哼道:“不能再喊白眼狼了。”她也有些记仇,没忘记对方这样喊过自己。
    季理清没忍住:“一个云吞就打发我了吗?”
    时姝认真说:“不是一个云吞,是第一个云吞,你懂吗?”
    季理清低笑,配合道:“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时姝语速放快,有些急了,“第一个,说明首先想到你啊。”
    季理清挑眉,显然是被取悦到了。她也拿起勺子,舀了口粥,竟精准地把瘦肉和皮蛋都盛了起来,递到对方嘴边。
    “啊,张嘴。”
    时姝吃下,舌尖触碰到铁勺,有些凉。
    季理清问:“好吃吗?”
    时姝还在咀嚼,粥没喝到,这一口光吃料了。嘴上没工夫,只能点点脑袋,腮帮子一动一动的,格外的乖巧。
    季理清笑意加深:“第一口粥,我也先想到你了。”
    时姝动作一滞,几秒后才说:“谢谢姐姐。”她心里却暗想,差点被迷惑了,又不是第一笔钱。
    “不客气的。”季理清这才用那个铁勺舀起那颗云吞,放入口中细细嚼着。
    时姝视力太好了,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女人的舌尖也触碰到自己刚刚不小心舔到的勺面。
    咕噜。
    时姝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吞咽声,不受控制的。
    吃过早餐,时间还很富足,因此季理清的车依旧开得平缓,但到学校的路就这么短,再怎么慢也很快就到了。
    时姝想下车,突然想起来昨天对方说的,菜买的很多,自己要过去帮忙一起吃。
    还算不算数呢?
    还未等她问出口,女人就先一步回答了她——
    “不要忘了回家吃饭,”季理清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下午见。”
新书推荐: 和年下攻的同居日常 励志人生 嫁给白切黑夫君以后 被温柔攻养大后 戒断后遗症 D调的华丽 不能说的秘密 圈子圈套3:终局篇 圈子圈套2:迷局篇 带着系统在年代文里吃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