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学 > 玄幻小说 > 柔风 > 54.第五十四章

54.第五十四章

    何为丛林?
    草不乱生曰丛,木不乱长曰林,其中自有规矩法度。佛门之中,僧伽聚居之所,譬如大树丛聚,亦称丛林。
    眼下,建康城外,采石硐天之上的那片巨大荒野中,便出现了一座丛林。
    一座奇特的、世间罕见的、佛与阴间人的丛林。
    无数的佛像,石头做的,木头做的,镀金的,浇铜的,巨大如丘的,微小可立指掌的,拈花微笑的,怒目圆睁的,整整齐齐、错落有致地垒放在无垠荒野上。
    漩涡一般的大风搅起飞花秋叶,又将僧人海潮般的梵音送入佛像的丛林,声声送达诸天。
    佛法的清净微妙之气与冰冷凶煞的阴气在这片荒野上奇迹般地交汇而凝结,连草叶上结的霜都比平时浓密一些,霜棱齐齐地指向最近的佛首的位置。
    佛像之间端端正正坐着的便是阴间人,数千之众,密密匝匝,初初一眼望过去,能让人不寒而栗。
    全都是阴森森的尸身,死状各异,扭曲恐怖,几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人。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坐着宛如石雕,一动不动,一双眼睛却都是活的,随着风吹草动而转动,里头装满了恐惧、费解、无望、悲伤……这里像一片苦海,像一座地狱,人世间任何一种不快乐的情绪,任何一种苦难的情绪,都能在这里的眼睛里找到。
    抱鸡娘娘忽然觉得,这些阴间人也是佛像。这个乱世的百样生动,万千栩然,便在这片佛与阴间人的丛林里了。
    “都被施以了定尸咒么?”抱鸡娘娘问道。
    通明先生道:“不错。这四千多阴间人,不用定尸咒,还不乱成一锅粥?用定尸咒也有个好处,在佛气不盛的时候,也能延缓他们的腐朽。”
    抱鸡娘娘缓步走到阴间人的阵列中去,烈日艳阳般的阳气破入佛气与阴气之中,登时如墨汁入水,渗透开去,所有的阴间人都像被突然激活了一样,眼睛中放出别样的光彩,射出贪婪而饥渴的目光,齐齐地向抱鸡娘娘望过来。
    之前还没觉得有这么令人作呕——这些时日以来,每到晚上,李柔风出去会客的几个时辰里,通明先生便会带着她到乱坟场,到鬼市,到秦淮河上,到种种抛尸处。或许是因为建康城三易王旗的那一场滔天大乱,这个世间的阴气积蓄到了喷薄而出的境地,每天晚上都能有数百阴间人从尸堆里活过来,抱鸡娘娘什么都不用做,往乱坟场边一站,便有无数蛆虫般的尸体蠕动着向她爬过来。阳魃的火焰冷静却妖艳招摇,像夜中勾引飞蛾蚊虫的灯,尸身一靠近便着了通明先生的符咒,像活鱼一样挣扎着落入网中。
    ——可能是因为实在太多了。又是白日,一切邪恶都看得真切。
    所有这些猥陋的、毫无克制的目光让抱鸡娘娘极为厌恶,她腰间刀鞘中的柴刀在隐隐鸣动,想要除去这些眼睛,想要杀掉这些阴间人。
    通明先生一直在密切地盯着抱鸡娘娘的表情,他漠声道:“你憎恶阴间人,是么?”
    抱鸡娘娘手按着柴刀,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通明先生收回落在她脸上的目光,轻描淡写道:“看来你被阴间人欺负过。”
    “你闭嘴!”
    通明先生又淡又冷地一笑,“没关系,这些阴间人,如今都得受你驱使,对你惟命是从。这些时日我教你的那些手诀和符咒,你可都记清楚了?”
    抱鸡娘娘点头,“记得很清楚。”
    “那么今日最后操练一下阵法罢。”
    抱鸡娘娘望了通明先生一眼,讽道:“看来说什么先生是淡泊名利从不出世的隐士高人,什么于道家法术上一无所知,全都是骗人的。你和法遵也没什么两样,你此前看似痛心疾首将他逐出师门,实则是为了放纵他以坐享其成。所谓‘君子远庖厨’,最是虚伪。”
    通明先生冷笑道:“无知妇人!如今道门不昌,自从那张道陵创了五斗米道以来,愚民便只崇奉那些符咒印斗之类的妖法,反倒是我等正统道门五术,传续得日渐艰难。我身为阳隐一门首领,岂能食古不化、坐以待毙?”
    抱鸡娘娘冷笑一声,不再言语。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最终都敌不过四个字,成王败寇。
    李柔风心中有两个执念,一个是萧焉,一个是天下太平,河清海晏。让一个已经萌生过死志的人,再度生出赴死之念,当真不难。她已经一脚踩在泥淖里,拔不出来,状极狼狈,那么她便决定让两只脚都踩进去。
    城楼上的时候,她抱了李柔风一夜,李柔风看不到,可她知道,萧焉也在不远处站了一夜。
    李柔风劝她走,说担心她身为阳魃会被利用,可他从头至尾,不曾说过一句萧焉的不是。他到底是要维护着萧焉的,就算萧焉错,他也要让萧焉错得不那么难看。
    她想,那就成全吧。
    那就,成全吧。
    这所有的一切,都起于她那电光石火之间的一个妄念。
    她自欺欺人地想,这些都不是真的。她应该从来没有在兰溪边遇见过李三公子李柔风,也没有在鬼市遇见过阴间人李柔风,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幻想,是她,错了。
    但她到底有那么一点点的难以割舍。像是极细的一条线,她成日睡觉,想睡也睡,不想睡也睡,她不去看李柔风,不同他说话,有时候她会产生一种幻觉,这条线不见了,终于消失了,她长舒一口气的时候,李柔风却又在那一头狠狠地一拽,拽得她的五脏六腑天翻地覆,拽得她彻入骨髓地疼。
    李柔风拉着她成亲,她那时候明明其实已经放弃了,但他以为他在了断她的执念。她心里清清楚楚,李柔风那时候和她一样,也生了死志。
    他说“建康城中驻军十万,岂无一人是男儿?”的时候,她便知道他已经生了死志。他不是那种侃侃而谈、慷而慨之的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甚至还有一点温和的柔腻,是澂州那边的软语,声声调调地慰人。可他又说得决然,她知道他想明白怎么做了。
    她可能真的是太了解他了,他现在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小小心思,都在她心底一览无遗。她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他爱她了,多少有一些了吧,可是这爱不是时候。他说“生生世世,生死不渝”的时候,她觉得,够了,真的已经够了。倘若是能够早一些该多好呢?李柔风知道这一世已经给不了她什么了,所以许她无尽的来世。
    她想,李柔风真的是个坏人,是个大大的坏人,总是拿那么遥远的东西来搪塞她。
    她不想要。
    时至傍晚,阴阳相交,染着余晖的天际弥漫着一层厚厚的尘埃,不知是不是大魏二十万军队浩荡而来踏起的满天烟尘。
    建康城已经严阵以待。城楼上架起了一个临时的王帐,王帐前铺着长长的布,篝火在暮色中熊熊燃烧。整座城中,都可见全副武装的将士步履匆匆,前后往来。所有人都很沉默,沉默中有一种古老而博大的秩序,一种苍茫而遥远的忍耐。
    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复杂过。过去要么爱,要么恨,要么软弱,要么凶狠,抱鸡娘娘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无常而沉静,她没有给自己算上一卦,四千阴间人在她身后,她的人生里只剩下无常。
    她一身黑衣,缀着阳隐一门的玄法,白色的布带紧束着她极细的腰,勾勒出她纤细秀丽的身段。生满了铜绿的镇魂铃仍挂在她腰间,随着她摇曳的步伐咣咣铛铛地响,阴间世中声传千里。她的长发高而紧密地束起,在天灵上抓了一个整齐的道髻,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儿碎发。
    依然插了一朵雪白的栀子。或许是建康城中,最后的一场盛放。
    漠漠昏黑的烟气中,她走进临时王帐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吗?”她垂着眼眸,脸上无甚表情:“都准备好了。”
    萧焉看了看时间,“昨夜和今日辛苦你了。距大魏大军扎营和攻城还有一两个时辰,你先去休息一下罢。”
    抱鸡娘娘道了声“是”。
    稍后,萧焉从成堆的案牍中抬起眼来,问:“你怎么还没走?”
    “他呢?”
    “被我关起来了。”
    “你确定他不会逃出来?”
    “事情是有些难办。”萧焉疲惫地揉着眉心,从桌案前站起身来,“他现在可是一具凶尸,惹怒他,他会尸变。”
    “为什么不对他用定尸咒?”抱鸡娘娘干瘪的声音冷冷道。
    萧焉看了她一眼:“你教过他诀文了,是么?”
    抱鸡娘娘一怔,手把手教李柔风诀文,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她都几乎忘记了。
    抱鸡娘娘点了点头,“是教过一些,但只是诀文,没有教他应天罡。”
    “法遵对他施过诀,你也对他施过,你以为以他的悟性,他会参悟不出来么?”萧焉以手按着桌案,看着她道,“如今通明先生都对他无可奈何,无论什么应在他身上的诀法,他都能解。”
    抱鸡娘娘懵了一下,闻萧焉道:“不过无妨,我把他灌醉了。他喝不得酒,一坛白堕春醪便能让他烂醉上几日。”
    抱鸡娘娘点头,低头轻声吐出几个字:
    “那最好不过。”
新书推荐: 主角南希顾景淮完整版 开局平定白莲教,皇上要我当驸马 卿本轻狂:魔妃难选无良夫 风流神医都市偷香 甄嬛传:一人一个金手指 天降小妻霸道宠 千金归来丑小鸭本是白天鹅黎小鸭盛玉霄 小可怜被偷人生顶级豪门来团宠黎小鸭盛玉霄 小可怜被偷人生,顶级豪门来团宠 主角张凡陈雨墨吴倩